• info@nandu.org.cn
  • 010-51656856
  • 南都微信
  • 南都微博
南都观察
同是环卫工,年薪 6.9 万美金和明星待遇你能想象吗?

任何职业尊重都要建立在对劳动者基本权益的保障之上,而放弃对弱势群体和底层社会的关注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大忌。


如果要选一个最辛苦的职业,环卫工人一定要被提名。


前段时间,一段60多名环卫工人在高温下走正步的视频被网友发到网上,引起了公众的质疑。


▲ 环卫工人踢正步视频片段。


眼下全国大部都进入了酷暑时间,华东、华中多地近日出梅,多地气温达到了35°C,部分城市出现了38°C,但湿度仍然很大,太阳一烤就变成桑拿天,非常闷热。


每一个匪夷所思的行径背后,总有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理由。7月15日,事件相关负责人接受了澎湃新闻的采访,表示“这样做主要是为了增强组织性、凝聚力,树立环卫工人形象”。


而对于网传当日气温高达30多摄氏度的说法,负责人澄清当天天气气温只有20-25摄氏度,“天气炎热对我们来说还谈不上”。


微信图片_20190731095834.jpg
▲ 2008年10月22日,山东滨州,一环卫工人蹲坐在路边吃午饭。和踢正步相比,合理的休息更适合环卫工人。 © 图虫创意

天气到底有多热倒不是事情的关键,让网友们觉得荒唐的最主要原因,是列队踢正步和环卫工人的本职工作风马牛不相及,而且肯定会严重耽误他们的工作和休息。


到时环卫KPI完成不了,第一个背锅的还是每天日晒雨淋的环卫工人。



怎么折腾环卫工人,我们总有办法


“高温底下走正步”还算不上最荒唐的行为,在怎么折腾环卫工人这件事上,各地的做法层见叠出。


今年3月初,南京河西区域的环卫工人被公司强制配上了一块“加油手表”。除了定位功能,它还设计了一项“暖心服务”,只要工人们在原地休息超过20分钟,加油手表就会发出“加油”声,提示环卫工人走动起来,继续工作。


系统一旦发现工人超时停留或者脱离工作区域,就会向公司汇报数据,由公司对环卫工人进行处罚。


微信图片_20190731095841.jpg
▲ 手表说好听了是“为您加油”,实际上却限制了环卫工人的自由。 © 新周刊


这种周扒皮式的监管方式让环卫工人不堪其苦,但面对网友质疑,负责人的回应同样冠冕堂皇:“建立20分钟的语音提醒是为了做到15分钟的巡回清洁,保证路面干净整洁。如果不安装‘加油’手表,那这个干净就是未知数了。”


无独有偶,从2017年开始,深圳福田、罗湖、宝安等区域的环卫工人也被要求携带一块GPS考核定位器。


从今年3月份起还硬性规定了不同片区环卫工人的行进里程,市政道路片区不能低于每小时0.8公里,城中村片区则不能低于每小时0.5公里。里程不足即被记为不合格。


更有意思的是西安,在这片背靠黄土高坡、俗称“八百里尘土飞扬”的地界,西安市政府对于市政环境卫生的要求近乎达到了严苛的程度。


2018年,西安推出了“扫灰称重”“以克论净”的环卫工考核方式,被网上称为“史上最严格考核”。


考核时,检查员会在人行道上划出1平方米的方框,用毛刷扫灰并称重,只要同一路段三处样本点的平均尘土重量超过5克,就算不达标。超过0.1克都不行!


视线回到2017年,“烟头革命”席卷西安。在那一整年间,几乎所有市民都加入到了与烟头的作战之中。


上到市领导,下到小学生,无论是知识分子,还是出家之人,都会主动或被动地参加到捡烟头的公益活动之中。


微信图片_20190731095847.jpg
▲ 2018年西安各区城管部门通报的捡拾烟头数。 © 西部网

作为维护市容市貌的中坚力量,环卫工人肯定会承受更高的考核要求。


那时有环卫工人接受媒体采访称,如果在自己的保洁区域发现烟头,就会被罚款2到100元。


还有的环卫公司规定,每个环卫工每天一定要捡够500个烟头,否则就要罚款。有时候没有达到要求,环卫工人还得自己抽烟,制造烟头来补足差额。



▌你敢说环卫工人不是弱势群体?


“环卫工人高温下走正步”事件在网上发酵之后,南方日报发表评论《且慢给环卫工走正步扣帽子》。


文章认为,我们之所以把这件事归入形式主义的范畴之中,是因为我们本能地把环卫工人当作可同情的弱势群体,从而可能因为标签化而误读环卫工人的真实想法。


“他们在工作之外,也有参加单位组织活动的需求和集体荣誉感,虽然这种需求和荣誉感有时候不被年轻人所珍惜。”


尊重和平等地对待环卫工人,认真倾听他们的声音,这当然是对的,可是把“走正步”当成环卫工人的团建活动,以希望他们从此获得集体荣誉感,这本身就是一种极虚伪的隐性歧视。


微信图片_20190731095851.jpg
▲ 我们尊重环卫工人这个集体,也同样看到他们在工作环境、个人所得等方面的弱势。 © unsplash


再则,难道环卫工人不是弱势群体吗?不要把环卫工人当成弱势群体什么时候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


我们认为环卫工人是弱势群体,不是出于对他们职业与工作性质的贬低,而是对于他们工作环境、创造价值和个人所得这三方面长期失衡的同情和无奈。


从最直观的薪酬水平来看,截至今年5月,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中,除上海外,其他城市环卫工人的人均收入都在3000元/月左右,仅仅可以满足其在大城市生活的基本生理需求。


微信图片_20190731095857.jpg▲ 数据来源:《城市环卫工人面临的困境和解决途径》,作者:项田甜


而在其他二三线城市中,环卫工人的工资更低,加上加班费、高温补贴费等补助,最后到手工资大多都不会超过2000元/月。


就算是有高温补贴,金额也少得可怜。按照《社保法实施条例》规定,室外露天作业人员只有在33℃以上的高温天气下工作,才可以获得高温补贴,且只规定了每人每月60元的最低补贴线。


也就是说,要是遇上无良公司,你就算天天在酷暑下作业,每个月可能也只能拿到60块高温补贴。


不仅如此,并不是所有的环卫工人都有缴纳社保。我国环卫工中有80%左右是非在编的临时工,没有和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只有私下协议,来顶替正式环卫工人的岗位。


这些没有身份的环卫工“黑户”,若是在工作岗位上发生人身意外,公司没有任何责任保护他的权益。


微信图片_20190731095901.jpg

▲ 2013年7月23日,持续高温,地表温度直逼50°C的马路上,环卫工人依然坚守在自己的上班时间点。我们尊重环卫工人这个集体,也同样看到他们在工作环境、个人所得等方面的弱势。 © 图虫创意


另一方面,环卫工人群体老龄化严重,50岁以上的环卫工人大致占了80%以上,一旦超过退休年龄,用工企业就无法为其缴纳社保。


以上海为例,经调查,在上海三万多环卫工人中,有32.8%表示单位并没有为他们购买过工伤保险。


在环境卫生服务公司就职的员工中,有85%以上没有“五险一金”,不到10%的就职员工自行购买了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或是新型农村医疗保险。


而且在其他有幸拥有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等各种补贴的工人中,很多也会因为各种原因,导致福利和补贴救助无法落实。


微信图片_20190731095905.jpg
▲ 环卫工人,是被边缘化的一个群体。 © pexels


在中国,环卫工人一直都是高危职业。我国每年遭遇交通事故的环卫工人有数百人。


成都61岁环卫工人为了去路中央捡一个从车上扔下的瓶子,被撞身亡;哈尔滨孙桂芳等5名环卫工人在二环桥上进行清雪作业时,被撞身亡;长沙环卫工人陈某辉在作业时被撞死亡,肇事司机逃逸。


这一桩桩惨案,变成一则则短讯上冰冷的死亡数字,后又在公众短暂的唏嘘之后,由新闻变成了旧闻。


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没有五险一金、每月拿着仅可以维持基本生存需求的几千块钱,环卫工人却被迫接受最辛苦的工作和最长的工作时长。


虽然用工企业都会依照各地政府发布的环卫工人用工建议,来实行三班制的排班制度。


表面上保证了每位工人每天的工作时长不超过8 小时,但在实际操作中,因为人员短缺,多数环卫工人都要被迫接受每天工作1.5-2个班次,日平均工作时长超过12小时的安排。


很多环卫工人节假日无休,想要请假,要么申请和同事调班,要么选择直接扣工资。


微信图片_20190731095910.jpg
▲ 环卫工人刘永亮在路边树下打点滴,坚持带病工作。 © 潇湘晨报


于是就出现了2012年那张盛传网络的图片:环卫工人刘永亮坐在路边的树下,把吊瓶挂在树上打点滴。


为了不被扣工资,刘永亮就算感冒、发烧,也仍然扛着病体坚持工作。而他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区区1200元。



同是清洁工,待遇大不同


根据Indeed网站的统计,美国环卫工的平均年薪为2.5万美元,而如果你在纽约市环卫署(世界上最大的环卫机构之一)工作5年半后,你的年薪能达到6.9万美元。


高薪也意味着较高的技术含量,与国内不同,美国生活垃圾的清理和回收基本完全实现了机械化。


环卫工人很少拿着笤帚扫马路,他们平常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驾驶垃圾处理车、洒水车、扫雪车等各种机动工具。也因为要从事一些较重的搬运体力活,美国的环卫工人主要以年轻人为主。


微信图片_20190731095916.jpg
▲ 国外的环卫工人装备充足。 © 维基百科


而在把垃圾分类做到极致的日本,环卫工人也比我们更接近“钱多事少离家近、位高权重任务轻”的终极职业理想,他们只需要将市民们分类好的垃圾带走处理,就能拿到2.5万-3万的月薪。


在日本羽田机场做了23年保洁员的新津春子,还因为打扫出“世界上最干净的机场”(国际权威航空行业排行榜公司Stytrax.com评出),而登上NHK著名节目《专家的流派》、录制当红综艺《全世界最想上的课》,开演讲、出书,受到全国人民的尊重和喜爱。


微信图片_20190731095921.jpg
▲ 保洁界的明星新津春子。 © 新周刊

比起这些发达国家的例子,我国上海维护环卫工人合法权益的做法可能更有借鉴意义。


从2015年3月起,上海市政府正式开始施行《上海市市容环境卫生责任区管理办法》,引导全国各地的环境卫生服务公司进入上海市市容和环境卫生体制。


市场竞争保障了环卫工人的最低基本工资,使得上海市环卫工人的工资远超全国。


微信图片_20190731095928.jpg

▲ 上海街头环卫工人。 © 法制日报


可见,环卫工人的权益保障和凝聚力不能全靠环卫部门“发善心”,更不能指望让他们在高温下走正步获得。


承认环卫工人弱势群体的社会地位,才能直面他们所面临的困境。引进市场化竞争机制、改善环卫工人的工作条件、规范劳动人事管理制度,才能切实保证环卫工人的基本权益,提高他们的内部凝聚力。


任何职业尊重都要建立在对劳动者基本权益的保障之上,而放弃对弱势群体和底层社会的关注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大忌。


参考文献:
[1]《环卫工人高温下走正步,“已被叫停”》,澎湃新闻,2019-07-16
[2]《且慢给环卫工走正步扣帽子》,南方日报,2019-07-17
[3]《西安的环卫工人应该至少月入两万!》,狐狸罐头,2017-09-13
[4]《城市环卫工人面临的困境和解决途径》,项田甜,绿色科技,2019-06
[5]《当代环卫工人合理权益保障探究》,马心宇、吕翠凤,法制博览,2019-01
[6] 《一线风采|各国环卫工人大比拼 中国环卫工人现状让人深思》,每日头条,2018-12-26



*原标题《住手吧,别再折腾环卫工人了》;经授权转载自《新周刊》,微信公众号(ID:new-weekly)。《新周刊》创刊于1996年8月18日,以“中国最新锐的生活方式周刊”为定位,20多年来用新锐态度测量时代体温。从杂志到新媒体,《新周刊》继续寻找你我共同的痛点、泪点与笑点。关注新周刊微信公众号,与你一起有态度地生活。官方微博 @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