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nandu.org.cn
  • 010-51656856
  • 南都微信
  • 南都微博
永光专栏
家族基金会对家族财富传承的价值何在?
2015-09-29

来源:中国慈善家  作者:安平

“一个家族基金会的建立能够为家族注入一种精神,让家族的后人把家族的荣誉看成是自己的生命,不断地追求卓越,从而使家族从富一代变成创二代、善二代、善百代。”2015年9月25日,在由《中国慈善家》杂志发起,正和岛、慈传媒、家族财富传承中心主办,源坤资本作为首席战略合作的第二届“中国家族财富传承峰会”上,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希望工程”创始人徐永光指出,家族基金会是家族精神和财富传承的不二之选。

 

1443497192304331.jpg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希望工程”创始人徐永光

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讲到家族基金会,要把现代慈善和中国的传统文化做一个联系。中国在传统文化当中有非常强的慈善基因,在《易经·坤卦》当中就提到了“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在红十字总部和《圣经》、《古兰经》的经义一起挂在大厅里。讲到仁者爱人,孟子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管子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春秋时期,还有一位范蠡,三次创业成功,三次散财做慈善。这是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的榜样。

另外,《弟子规》里说:凡是人,皆须爱,天同覆,地同载。佛教讲慈悲为怀,而且佛教说“自他二利,人人成佛”。

现在很多人在研究慈善的时候,说中国慈善不行,因为中国缺少宗教的文化传统。实际上,孔子、孟子、管子,他们比耶稣早出生了500多年,已经有很好的慈善文化的传承了。

家族慈善、家族基金会对于家族的传承价值有哪些?一个家族基金会的建立能够让家族的后人把家族的荣誉看成是自己的生命,会继承先人的光荣和梦想,不断地追求卓越,创造新的辉煌。所以,家族基金会在世界的慈善领域是引领潮流的。家族基金会、家族慈善能够让家族更和谐,让后人更幸福。我拜访过美国一个不大的家族基金会,我问他们为什么美国人喜欢做家族基金会,他们告诉我,父亲留下一笔财富,建了一个不大的家族基金会,因为有了这个基金会,几个兄弟姐妹每年都要在一起开会,讨论家族慈善怎么做,而且现在正在选后人接班,让后人选择最幸福的道路。

光是财富的传承可能富不过三代,或者只有财富而没有精神的话,财富的传承是很困难的。慈善将给财富的传承注入一种精神,这样一种精神能够使家族从富一代变成创二代、善二代、善百代,可以说,家族基金会、家族慈善是家族财富和精神传承的不二之选。

来看看世界几个古老的家族基金会。

成立于500年前的德国富格尔基金会,这个家族建的老人社区现在还保留着61栋建筑。这个家族最有意思的是,500年前建立了这样一个老人社区,现在还在运行,租金500年来一直没变。而且有一个传统,入住的老人一定在道德方面比较好。

法师温泉是日本一个有着1300年传承的企业,这个家族传承了46代,为当地村民谋福利。

中国的财富从现在起可以讨论成就百年基业,建百年老店。过去所有的财富都毁掉了,这件事情我们要深刻反思。在国外,我们看到很多财富家族不光是为家族留下东西,给人类也留下了很多有价值的东西。财富多了干什么?要办教育,办文化,办艺术。现在很多博物馆都是财富家族留下来的。希望在中国再也不要发生毁灭财富的事情。

家族基金会对于社会有什么价值?首先,家族基金会和公司基金会相比,它没有市场利益的诉求,更加纯粹。家族基金会有财产的独立性,可以为社会创新承担风险,比尔·盖茨发明的风险慈善就是这个意思。比尔·盖茨基金会现在搞的是艾滋病和其他疾病药物的研发,药厂不愿意做,政府不会做,家族基金会来做。他可以自己决定钱往哪里投,如果有风险自己承担,这是基金会在推动社会创新方面的价值,所以慈善的财富是可以改变世界的。

说到家族基金会,有些人误解,家族搞慈善,腐败了怎么办?什么叫腐败?腐败是把别人的钱拿到自己口袋里,家族自己拿钱做慈善,自己再拿回去,你会干这种事儿吗?这是不合逻辑的。所以家族基金会一定是腐败率最低的,几乎是不会有腐败的。《基金会管理条例》已经给家族基金会做了铺垫,在基金会的理事当中可以有1/3是家族成员。

 

1443497689868161.jpg

我想提美国的几个慈善家族。

RR Donnelley 1864年在芝加哥创立了印刷公司,1871年时,芝加哥发生大火,家族企业完全烧掉了,付之一炬。RR Donnelley提出,工人一个不辞退,共度难关,不要政府一分钱救助,因为政府也很困难。这个故事被传为美谈,后来有一次RR Donnelley到JP摩根借钱,JP摩根听说他来借钱,马上无条件借给他100万美元,不要任何条件。现在这个家族传承到第四代。这就是这个家族能够兴旺的原因,因为他们有这么好的文化基因、社会责任感。

说到洛克菲勒基金会,这个慈善王国在改变世界。他们家族有72家公益机构,在洛克菲勒基金会于1913年成立时一共做了10个项目,其中9个在中国,包括协和医院。我很吃惊,我问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呢?他们回答,因为洛克菲勒当时认为中国是一个最重要的国家。更了不得的是,在这100多年里,洛克菲勒家族慈善为人类创造了112个诺贝尔奖——成立于1891年的芝加哥大学获得87个诺贝尔奖,成立于1901年的洛克菲勒大学,主要在生物工程学类获得24个诺贝尔奖。另外洛克菲勒基金会推动绿色革命,被诺贝尔奖委员会称为拯救了10亿人的生命。

福特基金会由家族基金会发展为现在的独立基金会,在社会创新领域有无数的丰碑。他们在70年代发现了孟加拉的尤努斯,尤努斯颠覆了扶贫的理念,过去扶贫只是给钱,从他开始实验小额贷款,穷人拿到贷款不仅要还本还要付息。现在孟加拉有900万家庭受惠于尤努斯的小额贷款。

比尔·盖茨基金会特别突出的有两点。一是做风险慈善,通过创新来解决社会问题美国和英国的研究机构在研究了百年慈善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过去那些给钱式的慈善是浪费钱,对改变社会一点帮助都没有。那种滥行布施的慈善,不仅不是功劳,甚至是罪恶,因为实际上你在养懒穷人。现在进入到创新时代,要用创新的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比尔·盖茨在风险慈善的第一线,不断地投入,他可能失败,但是只要成功就会改变人类的命运。第二个是比尔·盖茨建立了双治理结构。比尔·盖茨基金会没有钱,它得到的捐款全在比尔·盖茨信托,通过比尔·盖茨信托赚钱,再把钱的收益返到比尔·盖茨基金会,基金会仅仅是花钱的机构。这种模式中国的一些企业家也正在学习。

曹德旺,几年前捐出35亿福耀玻璃的股权,以他父亲的名字命名——河仁基金会,因为财产的转移涉及到税的问题,现在还欠国家6.72亿元。

陈发树,承诺捐赠83亿股权,因为涉及到税的问题,还没有实现转移。但是陈发树已经投资5亿建立了新华都商学院。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有待于公益信托,通过信托的方式,资产不要马上转移,但是可以锁定这个资产用于慈善。

卢德之,注册2亿成立了华民慈善基金会,他宣布要建立百亿级基金会,现在由于制度的原因,资产不能顺利地实现转移。 

王健林,承诺将捐出万达公司90%的个人财富,成立王健林基金会。

牛根生,于90年代初研究慈善,2011年捐出14.2亿港币,建立了慈善信托。这个信托资产已经增值到40多亿,每年有几个亿的收益捐到老牛基金会,主要用于生态保护和建立儿童博物馆等等。老牛家族要原汁原味地学习洛克菲勒家族,所以他的儿子和女儿成立了老牛兄妹基金会。

马云,马云已经采取了基金会+公益信托的模式,基金会已经在浙江注册,去年在新加坡设立了公益信托基金,以后的收入捐赠到马云基金会。马云基金会的目标是成为亚洲最大的家族基金会。

何巧女,何巧女刚刚宣布捐赠30亿的东方园林的股权给巧女基金会,这是一个家族基金会,以公益信托的模式,或者逐步把捐赠的股权收益转移到基金会。她提出要和比尔·盖茨及另外几个企业家捐资设立中国公益慈善学院,推动中国的公益慈善教育。

宗庆后,2011年我们一起开了家族基金会的国际研讨会,这个会上宗庆后宣布会建立家族基金会,这个基金会将来要设立像诺贝尔奖这样的奖项。当年比尔·盖茨到中国劝富人捐款时,宗庆后没有参加,他说我现在还要做企业,要把企业做大,特别是在贫困地区建企业,解决那里的就业问题,给当地带来税收,这实际上也是在做慈善。我非常认同他的观点。

比尔·盖茨提出到中国劝捐的当天我写了一篇文章,我说“中国富人不急于学美国富人捐财产,中国企业家应该先做好企业家,再做慈善家”。中国企业家现在做出来的东西还让我们不放心,还存在那么大的食品安全问题,马上成为慈善家,恐怕是拔苗助长,是不现实的。

今天,中国的财富已经到了传承的阶段,很多富人会选择做慈善,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中国的家族基金会的目标应该是小型化、普及化,这会成为家族基金会的主流。我最主张的是,不管有多大的财富,在现行的法律环境、税收制度等等条件不是很有利的情况下,只建一个200万注册的基金会就可以了,然后加上公益信托。

公益信托是说不要马上转移财产,这个财产锁定将来的收益变现,逐步转移到基金会。采取这样的模式。为什么?看一下美国,美国现在有98000家基金会,企业基金会很少,只有2700家,中国现在的企业基金会比较多。美国的社区基金会有700多家,类似于公募基金会。美国的基金会90%以上是独立基金会,主体是家族基金会。关于美国家族基金会的研究,大家会看到,美国的家族基金会估计有8万家左右,5万美元以下资产的占50%,50万美元以下资产的大概占了将近90%,所以在中国不需要追求大。美国的家族基金会从1990年到现在,将近70%成立于最近20多年。美国的家族基金会关注的领域,教育和健康这两个领域超过了50%。

2011年我到比尔·盖茨的办公室,他说了一个观点,他说在中国劝说富人捐赠财产比在美国更容易。我问此话怎讲?他说,因为中国的富人大部分是财富第一代创造者,他们可以比较自主地决定财富怎么安排,但是美国的富人除了最近二、三年有一些新富阶层以外,大部分都是传承者,财富捐赠与否需要集体决定。后来我到美国和其他慈善界人士讨论这个话题,他们都同意这个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