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nandu.org.cn
  • 010-51656856
  • 南都微信
  • 南都微博
南都影响力
解开心结 寄宿制是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现实路径
2007-07-26

从开始记事的7年来,11岁的李霞对父母的印象更多来自于电话。

“爸爸只回来过一次,妈妈没回来过。与妈妈联系,就是每周六通一次电话。”与姥姥刘登碧共同生活的李霞说。

"打工子弟和城里的孩子一样,

都是中国的娃,  

都是祖国的花。"

在今年的春晚上,这段名为《心里话》的朗诵,让无数人为之动容。30名来自北京行知打工子弟学校的农村娃,并没有多少朗诵的技巧,却感动了最多的观众。

但是,与那30名农村娃不同,家住四川营山县小桥镇白岩村的小李霞,被父母留在老家读书,同样被留下的,还有她舅舅的两个孩子。

“小李霞们”带来的,是一个颇为现实的问题:并非所有打工者都将子女带在身边。据统计,目前中国进城的农民工约1.5亿,而18岁以下被父母留在农村的儿童已达2290万,约占全国农村儿童总数的8%。这2290万的儿童群体,因为父母双方或一方已外出务工,不能与父母双方共同生活。“留守儿童”,成为他们的专属名词。

现状:留守“心结”最难解

全国政协委员叶文玲接受采访时认为,目前最重要的是帮助留守儿童打开父母不在身边的“心结”。“父母长期在外打工,对处于人格形成阶段的孩子而言,最亲近的人却长期不在身边。有些孩子会变得很坚强,但还有很多孩子容易形成自闭、不愿意与人交流等性格特征。此外,这些孩子也容易受到他人的非法侵害或人身伤害。”3月12日,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宿迁市委书记张新实在谈起留守儿童时,表达了自己的担心。而三份分别来自北京师范大学、最高法和公安部的调查,也印证了张新实的担忧。

北师大的调查显示,打工子弟学校的初中生对社会、他人等外界因素抱有严重敌对态度的所占比例是普通学校初中生的12倍。法院方面的数据表明,外来人口子女的犯罪率将近当地人口的3倍。公安部的调查则显示,在被拐卖儿童当中,流动儿童占第一位,留守儿童占第二位,有些地方出现的女童被强奸的恶性案件中,也是留守女童居多。令人欣慰的是,留守儿童的问题,已从国家层面得到重视。

去年10月19日,在国务院农民工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统筹指导下,由全国妇联牵头,12个相关部门参加的农村留守儿童专题工作组成立。由工作组成员单位及有关专家组成的调研组分4路赴江苏、四川、湖北等8个人口流出大省调研,并在此基础上研究制定有关政策措施。

求解:从寄宿制学校开始

“虽然宿迁是欠发达地区,但在应对留守儿童问题上,我们走在了前面。”3月12日,在本次人大会江苏代表团召开团会的间隙,张新实代表自信地对记者说。宿迁市农村初中、小学共68万名学生中,留守儿童占30%,达20万人。部分乡镇小学和初中的留守儿童甚至超过学生数量的70%。面对20万留守儿童带来的压力,张新实,这位宿迁市委书记的自信,来源于宿迁留守儿童的现状。在一份来自宿迁市政府的统计文件上,记者看到,宿迁已投入近1.3亿元,在当地农村中小学创办寄宿制学校,同时建立健全留守儿童寄宿的各项管理制度,促进留守儿童形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和道德行为。“目前,宿迁的中小学校都有寄宿制,寄宿学生达到12万人,其中留守儿童占到53%。”张新实表示,2007年他的目标是:孩子每人都有一张床、一个整洁的校园,每个学校都要有冷热饮水设施和餐厅。“为此,宿迁已准备投入近两个亿。”张新实告诉记者,这相当于去年宿迁市财政收入的8%。

宿迁的做法,与全国政协委员、希望工程发起者徐永光的想法不谋而合。两会期间,徐永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明确表示:“寄宿制是解决农村留守儿童教育难题唯一有效的补救措施。”在徐永光看来,寄宿制学校的规范化管理和集体生活,有助于父母不在身边、缺失家庭教育的留守儿童养成良好的学习和生活习惯,同时可以降低留守儿童的安全隐患。

“通过寄宿制,也可以有效解决留守儿童中,普遍存在的‘单亲扶养’和‘隔代扶养’问题。”张新实认为,集体生活更容易使孩子们觉得充实。

期望:政府应为他们担责

其实,对于实行寄宿制,张新实还有更多的期望。“寄宿制学校的建立只是一个载体,我们还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更好地掌握留守儿童的心理状态,同时实施‘一对一’的心理辅导。”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宿迁已在全市成立各级关心留守儿童工作委员会,专门负责留守儿童的教育与管理工作。同时,各学校还建立“家长代管制度”,发动教干、教师、共青团员、少先队员和其他学生与留守儿童进行结对,从生活、学习、经济等方面进行帮扶。有一个细节是,张新实等当地干部以前去看望留守儿童时,“以前问个问题,孩子们往往一下就散开了”,而现在“孩子都开始踊跃地回答问题”。对此,张新实觉得很开心。“从学习生活环境和心理环境两个方面入手,留守儿童的成长历程无疑会更加健康。”“留守儿童们真的很辛苦。”如今每季度都去看望留守儿童的张新实告诉记者,“解决他们的困难,理应是我们各级政府的责任。”(记者  王长路)